我希望未经允许、“尬聊”的语音电话能少一些

Posted on
不知道大家会不会经常遇到一些“尬聊”的经历,对话不超过五句,就想赶紧结束掉这次聊天。但我属于比较有耐心的人,即使遇到了不想对话的人,一般也会强忍着把对话持续到10句左右,实在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对话自然就结束了。

 

举几个例子,让大家看一看聊天能“尬”到什么程度。

A:“丹,你还在北京吗?”

我:“在啊,还没毕业呢。”

A:“北京真好啊,不像小城市。”

……

我能说啥呢?说“北京一点都不好”来安慰你羡慕嫉妒恨的心灵?还是说“北京确实很好”来刺激你羡慕嫉妒恨的心灵?不过还是说了句“各有各的好”,就结束了聊天。我也不知道他想跟我聊啥,我只是觉得一个十多年没有联系的人不管聊啥都很容易接不上话,更何况他开始聊天的话题选的太宏大了。北京,是一次对话能说完的话题吗?

B:“亲,在吗?”

(说实话,我看到这种喊我“亲”的人就心生反感,关系好的朋友之间,哪有喊淘宝体的!)

我:“在”

B:“对方邀请你进行语音聊天”

(都不问我有没有在忙,就打过语音电话来,这个没礼貌程度也是没谁了。)

B:“我周末去北京看展,想让你陪我去798逛逛。”

我:“周末我单位有活动,两周以前就定下了,不好意思啊。”

还有一位类似的C,也是直接打来语音电话。

C:“最近在忙啥呢?”

我:“忙着改论文。”

C:“哦,我本来还想拜托你个事,现在看来的话还是算了。”

我:“什么事啊?说说看”

C:“我想让你帮我女朋友改改论文。”

……

这两位都是我非常不熟的大学时期认识的人,我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会给我打这个语音电话。接起电话,免不了一番客套、寒暄,但是真正有效的信息几乎为零。因为我们本来也不是很熟的朋友,因为近些年我们的交集太少了,还因为你们拜托于我的意图太明显了。

 

我在求人、拜托人之前,一定会事先衡量一下我们的关系究竟有没有好到对方愿意帮我的程度,才敢开口。比如我去厦门玩的时候会开口说住在我闺蜜的宿舍,她来北京的时候也会来我宿舍,那是因为我们是闺蜜啊!除了我的两个好闺蜜和一位好朋友,我还没有向其他人提出过留宿的请求,但是我近期却听到了好几个人对我说“以后去上海就可以住你家了”,吓得我赶紧咽了口口水,慌忙地说“我哪有钱买房”。所以我就时常纳闷:怎么会有这样的人,会天真地以为我们很熟。

也许他们是没怎么在求人的过程中碰过壁吧。但是我不是,我曾经在来人大复试时,希望见一下我的高中室友,但是我被拒绝了。那次被拒绝对我的打击很大,我真的不明白凭借高中两年做室友的关系,为何得不到接待。后来我也释然了,也许她那天真的有事没有时间,也许她就是已经变得“没有利益的朋友我不交”的程度。

 

也许是他们还没有意识到自己这种唐突的拜托给对方造成了多大的困扰吧。但是我不是,我最近有一次唐突的求人经历,他是我希望越来越熟络但是还没有那么熟络的人,我竟然开口问了一个关乎“房产”的问题。所以我很抱歉,意识到自己的不情之请太唐突了,也反思自己以后遇事必须尽量自己解决、不要有求于人。

 

我曾经遇到过非常多“自来熟”的人,比如没聊几句就劝我赶紧找对象的师兄,顺便再强调一下他已经有女朋友了,遇到这样的人我也是醉了。再比如轻易说出“以后去上海我就找你了”、“我还没去过迪士尼,下次我们一起去啊”这些话的人,我们没有好到一定程度,我恐怕真的没有时间、精力和金钱去接待你。毕竟一个人在大城市生活,其实是有很多不易之处的,只是不会轻易言说罢了。

所以,我真诚地希望不流畅的聊天尽量减少,对于有正经事要问、要说的就直接说好了,不必绕圈子。半年前我回济南,回学校食堂吃饭的时候,有个师妹听到我现在是人大的研究生,就鼓起勇气加了我微信,准备咨询我问题,结果半年过去了,她也没有找过我。一个月以前,一位师妹通过一个学姐加了我微信,也是要咨询考人大研究生的事情,结果当时我忙着赶论文,让她过一周再问,到现在一个月过去了,她仍然没有找我。对于这种明明是她有事找我,却自己忘记咨询的,我总不能主动去问她“你什么时候问我呀?”只能默默祝福她自求多福吧。

 

更有甚者,对方的一个行为就让我产生不想说话的感受,那就是直接微信语音电话打过来。如果这些直接打语音电话的人是我非常亲密的朋友也就罢了,但恰恰不是,唐突的打来语音电话的往往是那些很久不联系的人,比如一个小学另外班级的同学、一个大学其他学院的同学、一个短期租房遇到的同学、一个刚加上微信还没用文字对过话的同学。而我的好朋友,在想跟我语音之前,一定会先问问我现在方便吗,一定会先打个招呼说我现在特别想跟你语音说话。我在想跟其他人语音聊天之前,也一定是征求对方意见的,如果对方不方便,就继续打字好了。

 

那些流畅的对话真的会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会让人不由自主地笑,会让我感受到他此时此刻在干什么、情绪是什么,会让我忍不住聊完这次还有下次;但是那些“尴尬”的对话,我会希望他直奔主题、有话快说、我甚至不想接起一些不熟悉的人打来的语音电话。

本·琼森在《木材、或关于人与物的发现》中说过“语言最能暴露一个人,只要你说话,我就能了解你”。所以,愿我们说话的时候都能达成这样的目标:“语言就是一架延展机,永远拉长感情”。(by福楼拜《包法利夫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